•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一辆破旧的马车疾驰在黄沙迷乱的小道上,落下滚
    扬尘与斑驳的影。小道尽头,是这边陲小镇唯一的酒楼。不同于往日的冷清,此
    刻的小楼之中人声鼎沸,喧嚣不已。

        李弱水提起酒杯,轻啜了一口,瞇起眼看向来人。从那破旧马车上下来的竟
    是一位华服男子,锦衣容臭,尽显雍容,最令李弱水在意的则是他左腰上悬着的
    那口剑,与他整个人格格不入,无比朴素却意外地闪动着凛冽的寒光。

        热烈讨论的众人瞬间安静了下来,空气涌动着令人窒息的不安。良久,男子
    开口了:「此事乃自在山的私事,无关各位,请回吧。否则——」

        话音未落,一黑脸大汉猛地站起身:「私事?自在剑庄数名弟子自食其手,
    此等诡异之事,江湖上早已人心惶惶,洛公子难道不应该给诸位一个交待?」他
    愈发激动,俨然要将牙齿咬碎般:「久闻自在剑法盛名,今日在下便讨教一二。」

      说罢扬起手中镔铁砍刀,摆了个架势,排山倒海般向洛必达而去。

      洛必达冷哼一声,信手挽了个剑花,一剑刺出,鲜血飞溅。再看那大汉,已
    然僕地,痉挛不止。不知是谁嘘了一声,众人作鸟兽散,四散逃去。

        少顷,偌大的大厅只剩下李弱水仍静静地坐着。「这位兄弟也想讨教一二?」
    洛必达皱起眉头。

      「当然不是,」李弱水低下头,把玩起手中的酒杯:「我只想说明三点,第
    一,洛公子真以为这样能赶走那些妄生事端之人?」

       「只想赶走恼人的苍蝇罢了,至于此事背后之人——任他燎原火,自有倒海水。」

        「倒是从容,」李弱水瞟了一眼晕倒地上的黑脸大汉:「第二,洛公子对自
    己人下手未免太狠。」

        「眼力不错,」

      洛必达正色道:「在下做事从不留余地,即便是演戏。」

        「第三,我这次来自在山,是专为洛美人而来。」

      边陲多峥嵘,而自在山犹胜其间,寒潭飞瀑,老树怪柏,相映成趣,若等到
    万籁俱寂,月上梢头,则更别有一番风情。这是专属于洛初雨的静谧,此刻,物
    我皆无尽,唯有山,月,佳人。而眼前的不速之客,显然打破了自己的兴致,洛
    初雨不免有些恼怒地打量起来者,初看其貌不扬的年轻男子,五官棱角分明,仔
    细端详起倒也算耐看,不得不让她在意的,则是他眼神之间那丝毫不加掩饰的带
    着玩味的笑意。

        同时,李弱水也在端详着她,削肩细腰,高挑身材束在一袭雪衣之中,飘飘
    然如仙子,俏脸含怒,顾盼神飞,更兼两道似蹙非蹙蕩波眉,一双或迷或明丹凤
    眼,可爱非常。

        「这风采比之她也毫不逊色,」李弱水心里暗暗比较着,「不,更甚于她,
    我何曾见过这样一双空灵的眸子,倒要将我全部看穿一般。」

      两人便这般楞楞地对视着,在这一如既往的月色下,万物仿佛静止了,只剩
    下星星点点虫鸣声不绝于耳。良久,洛初雨摇了摇头,轻启朱唇:「你走罢。」

      李弱水瞇起眼:「乘兴而来,尚未尽兴,如何归去?」

        「公子的兴致可不在妾身。」

      既闻此言,李弱水先暗地里吃了一惊,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再擡首,佳人
    已然远去。

      回到房中,李弱水一夜未眠,思索起前前后后来,确信不曾露出一丝破绽。

      这洛家小姐不可能了解到自己的往事,她不知是在试探什麽,抑或是另有所
    指,明日再做理会罢了。不知过去多久,天已彻明,李弱水有些乏了,决定先去
    沐浴一番。昨天洛夫人曾盛赞自在山的温泉,想必有其独到之处。

      吱呀一声推开木门,热气扑面而来,只听见某物落在地上的声音,一道白影
    瞬间向自己袭来,李弱水并未做出什麽反应,任一柄冰冷的匕首抵在喉间,开口
    道:「这位姑娘,在下无意……」

        话未说完,被从身后抱住自己的女子打断道:「你是何人?」

        「在下因为婚约而来此与洛小姐完婚,昨日刚入住,不知这内庄里还有他人,
    无意冒犯,还请放下匕首。」

        解花怜闻言收回短刃道:「姑爷,多有得罪,我是服侍小姐的……你别回头!」
    解花怜慌乱之下将李弱水抱得更紧,李弱水只感觉到两团柔软紧贴在自己背后,
    娇嫩的凸起摩擦着,为这滑腻温软的触感更添上一丝旖旎的气息。

        眼看气氛愈发暧昧,李弱水下身早已高高立起。若在平时,这等送上门来的
    美娇娘,他自然没有不收下的道理,早就回身上下其手,可惜现在自己假借周大
    哥亲传弟子的名号,想要一亲洛小妞芳泽,姑且还是暂扮正人君子为好。

        想到这里,李弱水不禁莞尔,开口道:「姑娘,这样僵持下去恐怕不太好吧?」

        只听解花怜沈吟一句「得罪了」,一记手刀便压在了李弱水后颈。

      睁开眼,李弱水发现自己已衣冠齐整地躺在房中,不禁以奇怪的眼神看向眼
    前的美人。洛初雨俏脸飞过一丝绯红:「是她帮你穿好的。」

        「她有问题。」

      「此话怎讲?」

        「她在试探我,」李弱水坐起身,揉了揉脑袋,缓缓道来:「她当时向我攻
    来,却故意卖个很大的破绽转向我的身后,是想让我出手,试探我的武功,开始
    我尚不能确定,及她抱住我,故作慌乱而实则心率平稳,我才确定她必不简单。」

        洛初雨星眸忽闪,浅浅一笑道:「你转瞬之间看穿的事,我当初可颇费了一
    番功夫。」

        洛初雨笑的剎那间,李弱水恍如失神,他曾几何时见过这样的笑容,传闻中
    的倾城倾国,大抵如此。许久他才终于回过神来,打趣道:「洛小姐倒是见面就
    看穿了在下。」

        洛初雨凝视着李弱水的眼睛,并没有回应他突然的试探:「公子既然看出问
    题,却任由她打晕,即便是不愿展露武艺,但这置自身于险地的做法恐怕不妥吧。」

        李弱水淡然一笑说:「她既然伪装身份,总不至于贸然对我这个外来人出手,
    更何况洛小姐可是在暗处观察着吧?」

        「你发现我了?」洛初雨顿时有些羞涩,一时连敬词都忘了:「我……我不
    是故意看你的,只是花怜她,不得不在意。」

        李弱水兴趣盎然,正打算继续促狭她,却见洛初雨美目一转,声音又明亮了
    几分:「周师叔醉心于刀法,霸王刀天下闻名。可论起身法隐匿,查探感知,家
    父倒更胜一筹,却不知公子如何查探得妾身的自在化影?」

      李弱水脸上更添笑意:「若我说在下与洛姑娘心有灵犀呢?」

        洛初雨轻叹了口气,将脸上的表情都收去了,正色道:「周师叔与家父订下
    这婚约,妾身断无反对之理。只是自在山此时已是多事之秋,还望公子莫要趟这
    趟浑水为上。」说罢,起身离开,留下李弱水若有所思。

        她眼神中隐隐带着忧伤,怕是对自在山前景相当悲观,李弱水摇摇头,这洛
    家小妞倒是个善良的可人儿,守到自己醒来或许是想告诉自己远离那个侍女吧,
    现在又奉劝自己远离食手一案。只不过心思未免过于细腻了些,那一时间作出的
    小女儿的媚态,以及之后的突然发难,倒真是一步好棋,险些问出自己的底蕴来。
    想起周大哥当时信誓旦旦能治自己情伤,原来是有这样一妙人儿,这自在山之旅
    倒是不虚此行,更兼这食手奇案,如何能不在意?

      正思量间,却听得门外丫鬟大声叫喊着「杀人啦!杀人啦!」

      狰狞,无比狰狞,这是李弱水看到尸首的第一想法,即便是见惯了杀人,面
    对如此场面也是不忍卒观,整个双腿血肉模糊,无一处可看,想必是花了不少时
    间,才能在腿上开这麽些口子。被活活放血而亡,杀人者之残忍令人不寒而栗,
    不,或许就是他自戮其腿,李弱水冷冷望着尸首手里紧握着的鲜红长剑沈默不语,
    这和那食手一案太过相似,这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何人?」洛庄主悲愤交加,大啸道:「何人在对付我自在山?」

        洛必达上前一步:「父亲无需担心,必达这次回山请到了京城的名捕吴大人,
    必能还各位师弟一个公道。」

        一旁的黑衣少年上前拱了拱手「见过洛庄主」,又继续查看起尸首来。

        李弱水看向那少年,一脸稚嫩,身形苗条,说是女子也未必有人怀疑,很难
    想像这是已经破了好几个惊天大案,江湖上享有盛名的吴灿大人。

        李弱水正欲上前搭话,却听见人群中一声如雷吼声「痛煞我也!」一赤虬壮
    汉不住颤抖着,两条血线沿着他的眼窝蜿蜒而下,甚是骇人。

        吴灿一个纵身跳将过去,只瞧了一眼便摇摇头:「是阴花醉,没有救了。」

    警告:如果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本站歸類為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